神游网 > 资讯 > 热门赛事 > 从DL火箭到AS仙阁他经历两次降级 如今CW以悍匪之名回来了

从DL火箭到AS仙阁他经历两次降级 如今CW以悍匪之名回来了

编辑:猫九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9-01-11 09:22:59
神游电竞

冬季冠军杯的后台,王庆幸(ID:悍匪)、左斌(ID:辰鬼)、祝昊运(ID:无痕)三个老队友又见面了。上一次来赛场时,意气风发的少年们身上穿着的是那一身蓝白相间的仙阁队服。

悍匪和辰鬼

从CW战队的休息室走出,悍匪拐向了EDG.M的休息室,跟无痕寒暄了一句,“你们组的对手都好强啊,你加油,我们要是都能进四强就好了。”两个男生,话不多,一个点头就都懂了。

选手、解说、战队管理人员,如今的三个人在不同的轨道上延续着自己的电竞梦。

放弃高薪“瞒着家人”入行电竞 80岁的外公外婆现场为他打气

王庆幸大概是所有KPL选手里,ID名字和本人最不相像的一个了。眼前的悍匪,很潮,一双丹凤眼里透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和悍匪两个字“黝黑的皮肤、满身的肌肉”的形象一点也不匹配。

悍匪放弃高薪追逐电竞梦

读书的时候,王庆幸就很喜欢打游戏。在游戏里,他结识了一群年龄相仿又志同道合的兄弟们。在之前的一款游戏里,五个人一起组了线上战队叫“五个悍匪”。在他因为不知道该不该抛下现实去追求梦想,感到踌躇时,是兄弟们鼓励他别放弃。

后来,王庆幸索性就把悍匪当成了自己的选手ID,“看到这个名字就想到这群兄弟,带着他们的梦想,也是我坚持走下去的动力。”

成为电竞职业选手前,悍匪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从事地产策划相关工作的他一个月收入不菲。“我也犹豫过,但是还是选择为了梦想再拼一次,同时我也放弃了我原本的事业。”从白领到前途未卜的电竞选手,他很快感受到了这种生活上的落差,“最初的时候一个月就两三千块钱,十几个人挤在一套别墅里,吃、穿、住全都在一起,”悍匪说,“虽然很苦,但没人抱怨过。”

起初,他担心家里人不支持他辞职,索性瞒了下来,说自己是去出差培训。直到几个月的线下赛过去,锁定了KPL职业联赛的席位之后,他才和家里摊牌。可他没想到的是,家里人竟然早就知道他辞职做电竞选手的事情,非但没有阻拦,还一直在背后默默地关注、支持着悍匪。

“我的外公外婆,已经80岁了。刚开始他们连手机都不会用,为了看我的直播,他们特意跟我妈妈学了好久。只要有我的比赛,他们每一场比赛都会看。”这一次冬季冠军杯,悍匪所在CW队以境外赛区第一的身份晋级了小组赛,他的外公外婆也第一次来到现场为他们加油。“你们队这个关羽玩得挺厉害啊!”耄耋之年的外公不仅能看懂比赛,还会在一旁和悍匪交流。

高烧39度输掉保级赛 从DL火箭到AS仙阁他两次经历降级与分离

AS仙阁悍匪

“降级”,在竞技联赛里都是一个残酷的字眼。这个词的背后,往往跟随着被逼到绝路、无法登台的无奈,队友分离的苦楚甚至是职业生涯的谢幕。

这样的剧情,悍匪一个人经历了两次。从DL火箭到AS仙阁,那两个彻夜难眠的降级夜他永远记得。“我开始怀疑自己,都说事不过三,我经历了两次(保级赛、预选赛)都输了,是不是不应该再去挣扎了。”

2017年的春季赛,悍匪、拖米、余生、江晓熊、花七组成的DL火箭队前半段成绩并不理想。每到他们的比赛,直播弹幕上都会充斥着各种质疑声:"代练队"、“送分队”。“全KPL最稳的队伍,火箭上分队”,“真辣鸡,这还来打什么KPL”甚至队员们在平时排位被认出时,也会遭到这样的嘲讽。

原本外界认为,他们肯定会垫底出局,连打保级赛的资格都没有。可悍匪的他的队友们从来没有放弃,每天练到凌晨3、4点,愣是在常规赛最后一周接连赢下YTG、Wefun、GK和AS仙阁,奇迹般地挺到保级赛。

“保级赛前,大家状态火热。所有人都没想过我们会输。”命不遂愿,在保级赛的前两天,悍匪突然高烧到39度、40度。“打了点滴也降不下来,没办法只能顶着高烧打比赛,因为当时我是队伍的指挥,换掉一个指挥对一个队伍来说影响太大了。”

“我只能在脖子上贴个退烧贴,每局下去都会换一个新的。BO7打满下来,我的衣服都湿了。”最终在先赢2局的情况下,DL火箭被Sviper4-3绝杀淘汰。走下舞台时,五个人都哭了,悍匪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的角落,一句话也没说,“当时我很自责,总在想如果自己没有生病,是不是就会是另一种结局?”

DL火箭降级后,队伍只留下了彬哥、江晓熊,拖米退役,悍匪转会加入首届冠军AS仙阁队中。作为队伍的新人,悍匪经历了一段难捱的磨合期,位置从打野换到边路。这个赛季也是昔日的冠军AS仙阁走向萧条的一个赛季。队内沟通、人员位置轮换,种种问题之下,仙阁也走到了降级的边缘。

“既然你成绩不好,别人骂你、喷你都是应该的。”那段时间,悍匪在微博里发的最多的词就是:“对不起”、“太菜了”。

2018年1月9日,AS仙阁在预选赛中以0-2输给了BA黑凤梨队。这也是悍匪和仙阁队友们在一起打的最后一场比赛。走出赛场,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微博上写下:“释怀吧。”

“我的KPL故事就像一场电影,虽然结局不太完美,虽然遗憾会更多一些 。但不管它是好是坏,都是我最精彩的一段。”悍匪说道。

转型战队管理:陪队员复盘到凌晨2点,进四强他的手都在抖

悍匪陪着CW成长

AS仙阁无缘KPL后,悍匪曾经好几次和辰鬼聊起未来的打算。“我知道辰鬼很纠结,他很想要继续打职业,我也一样,哪怕是换个角色,也希望能以其他方式留在这个舞台。”

最终,悍匪决定以赛训顾问的身份加入CW俱乐部。作为战队的管理人员,从队员的选拔到赛训的安排,每一个细节凝聚了这位KPL旧将的心血。2018年10月,CW王者荣耀海外分部开始组建。

曾经代表YTK俱乐部出战冠军杯的邓巽谦(ID:HIM)和黄毅贤(ID:WY),AOV(王者荣耀国际版)港服的头名,并代表中国香港参加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打野选手陈家杰(ID:Kit)都是悍匪精挑细选来的。

“HIM开始是中单位,但是我发现了他的开团时机和大局观非常好,而且懂得和队友的配合,我就给了他转型辅助的建议。”也正是因为悍匪的这句话,我们在能在冠军杯上看到HIM这个被称为“香港koko”的抢眼表现。

小组赛第一天,CW就接连输给了Hero久竞和KZ,一下子把自己逼到了绝境。那天晚上,悍匪队里的教练、队员一起复盘到凌晨两点,陪着每个队员做心理辅导。“队伍的管理要考虑方方面面,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性格。两个人谈恋爱很容易,五个人‘谈恋爱’就很难了。”

64分40秒,CW和KZ的那场“旷世之战”,悍匪是一个人躲在后台的帷幕后看的。“太紧张了,我就偷偷拿个手机,躲在后太的小角落里看直播。水晶就剩丝血的那一刻,我的手都是抖的!”悍匪说。

四支境外队伍,CW成为了唯一进入四强的独苗。当队员们从舞台上走下时,悍匪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和之前降级时的苦涩不同,“这一次,太开心。泪都是甜的!”

结语:

拖米、悍匪和辰鬼

小组赛的最后一天,DL的老队友拖米是现场的官方解说。比赛结束,现场的队员都散去离场后,悍匪和拖米两个人悄悄地回到了舞台上。悍匪指了指台上的比赛席,对拖米说,“来,你坐上去,我给你拍张照,就好像咱们俩也当打完比赛一样,再感受一下职业选手的感觉。”

“其实我们俩还拍了一张偷偷摸奖杯的照片,没发出来,就当是个纪念吧。”悍匪压低了嗓子,轻轻地说着。

作为KPL的初代选手,悍匪渐渐地发现,留在舞台上的老队员越来越少。这也让他越来越有感慨,“不管你之前有多厉害,你如果跟不上版本,适应不了节奏,适应不了团队,你就当不了选手,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不过,他说,当初和他一批打职业的队友们,即使退了役,也都还在这个圈子,解说、教练、管理、主播,“这是我们放手一搏的梦想,怎么可能轻言放弃呢?”


相关游戏 更多

王者荣耀

精彩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