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网 > 资讯 > 游戏新闻 > “一个人做的国产射击游戏”遭遇反转后

“一个人做的国产射击游戏”遭遇反转后

编辑:星爵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9-01-28 11:34:12
神游电竞

老郦对飞燕群岛的声明并不满意。

1月23日,飞燕群岛承认,《光明记忆》中的怪物模型美术资源并非由他个人制作,而是2015年“很早在国外一家盗版模型网站下载的素材”。

这些素材的真正来源是韩国网游《神佑》,5年前老郦是《神佑》项目组的一员。

老郦说:“作者既然知道是盗版模型网站下载,那么他就该知道这是其他商业项目的资源,就不该用于商业。他作为一个在西山居这样的大厂呆过的资深游戏工作者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这种常识。”

其实我们和同事也讨论过,如果该游戏是免费提供给玩家玩,那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他既然收费了哪怕是一元钱,那就是盗用行为。


“一个人做出来的虚幻4射击游戏”

《光明记忆》是近期最受关注的游戏之一,它延续了去年的国产好评潮,叫好又叫座。发售时间不到两周,就有5000条Steam玩家评测为它贡献了96%的好评率。

玩家们都在谈论这一款“一个人做出来的虚幻4大作”,正如开发者在工作室ID中强调这是“飞燕群岛个人工作室”,“个人”两个字天生带着英雄主义的魅力色彩。

这样的故事也吸引我们的兴趣,所以在本周的早些时候,我们采访了飞燕群岛。在当时的报道中,他利用下班的业余时间进行游戏开发,如此持续了7年。没有太多戏剧性的或者曲折的情节,事就这样成了。

但这篇文章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发布后,评论区陆陆续续出现一些曾参与《神佑》项目组的从业者,他们都指出《光明记忆》有美术素材盗用嫌疑。

我最初见到老郦就是在文章的评论区里,他的评论显得有些忿忿:“怪物NPC是我所在的项目组5年前的《神佑》资源拼凑的缝合怪,但是看了一下制作人员名单确实又没有任何角色制作人员的信息,行吧。”他以一个摊手的表情结束这句话。

《神佑》是一款在2014年公布国服的韩国网游,由虚幻引擎3打造,由搜狐畅游代理。但因游戏难产,国服不了了之,国际服2018年才正式登陆Steam,目前锁区,并不属于国内玩家熟悉的游戏范畴。

老郦等人的评论,让我们进一步开始关注事件的后续。

当我联系上他时,老郦再次强调,在看过《光明记忆》的视频与截图之后,他判断“主角的脸、几乎所有怪物都是来自《神佑》项目”,至于主角NPC等其他素材,“因为涉及其他项目不敢妄言,但是绝对只多不少”。

(《光明记忆》中的怪物)只是把头从这个换到那个,更换武器盔甲,所以这些怪看起来有一种拼凑感,说这是缝合怪一点都没问题。

一个证据是游戏中的狼怪“神兽陆吾”。据《山海经》描绘,陆吾是一种人面、虎身、虎爪、九尾的神话生物,但在游戏中是一头巨狼。

它与下图右下角的狼怪较为相似,而这是《神佑》中的某种怪物。

《神佑》怪物图鉴《神佑》怪物图鉴

而上图中最下一排左二怪物的嘴,则与《光明记忆》中刑天肚子上的嘴有些相似:

在1月17日,游戏发售后的第五天,有玩家私信飞燕群岛,指出《光明记忆》中的部分素材“与其他游戏有相似之处”。飞燕群岛说他发现这个问题就“立即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更换模型的行动”。 


外界的看法

但信息的传播要比模型替换更快。

从1月18日起,在贴吧、知乎,开始出现更多关于《光明记忆》怪物模型问题的讨论与争议。为此,飞燕群岛在1月23日发布了上述的声明。

在声明的第二部分,他称这是一个“关于游戏怪物模型美术资源冲突的问题”。

除了谈到《光明记忆》怪物模型是从盗版模型网站下载的,他还提到“从未意料到曝光量会有这么大,然后就是导致了怪物3D美术资源上疏忽的问题”“我也不太清楚模型是什么来历……稍作一些修改后就导入了项目”。

他表示目前已经“深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做后续的下架与修改处理,现在与先前的情况有所不同,资金已经足够,后续与版权方共同解决这个问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然而,“冲突”“疏忽”“我也不太清楚来历”这些说法,让外界对于他是否认识到问题严重性这一点,产生了诸多怀疑。

老郦同样对这则声明并不满意。他理解飞燕群岛之所以把《光明记忆》中的怪物有意做一些改动,恰恰说明他“绝对知道这是侵权行为,而想要规避这个问题。所以不存在疏忽之类的借口,道歉毫无诚意”。

至于飞燕群岛谈到的从国外盗版资源网站下载,他也觉得避重就轻,因为“(素材的)来源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他特别指出,《神佑》的解包文件在淘宝上也有卖,这同样是违法行为。

淘宝上的违法资源淘宝上的违法资源

问题的关键在他看来,是一个游戏开发者在明知素材为盗版的情况下,加以修改,就将其用于商业使用。

而这个问题的关键,在飞燕群岛看来,是他正在着力解决的。


飞燕群岛自己的看法

飞燕群岛说他正在立即替换模型。

有人指责他“是在等赚钱了才去换”,但他在声明中的意思,“只是说有资金的情况下可以寻找质量更高的美术,单纯只是表明这一点。至于为什么没有在游戏发售前就更换。也就是我自己本身的问题了,也算是一时冲动。”

“一时冲动”与声明中的“冲突”“疏忽”几个词性质相近,这也是外界怀疑其诚意的原因所在。

我跟他说,这些词可能会让别人认为声明中有糊弄的成分在。

他表示:“声明里写的其实都是实际情况。声明中最后也有写,我更多想的是后续如何和版权方解决目前这个问题。文字内容是一个我当时的内心想法和事情的经过,没有其余要特殊表明的东西在里面。”

我问他“冲突”“疏忽”这类词会显得没有诚意,比如“美术资源冲突”,外界可能会认为,这应该承认是“美术资源侵权”,而不是用“冲突“这个中性的词

他一一解释说:冲突,是“当时在微博私信发现了有人说和其他游戏有相似之处,我觉得已经有相似之处的冲突了”;不太清楚来历,是“因为不清楚这些模型来自哪个游戏,当时在网上看到觉得不错,下载时的内心想法”;疏忽,是“当时临近发售日,一直在忙游戏功能和Bug,并且也在制作宣传图,视频联系媒体宣传,并顶着一些粉丝催更的压力,冲晕了头脑,没正确的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导致了疏忽”。

“其实我这个(声明的)写法都是当时的想法。”他说。

我问他现在想法是否有所改变。他说:“我只是表达当时的想法……因为只有当时的想法才会出现这个问题。那时是2015年的时候,18岁的想法。现在没太多的想法,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吧。”

我告诉他,外界可能并不仅仅想要一个还原当时想法的声明,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在声明中只复述当时的想法,可能会引起外界更多的非议。

他表示,“那确实会产生误会了”。


游戏玩家的看法

而在《光明记忆》的玩家群体与飞燕群岛之间,这样的争议相对不容易出现。在1月23日声明的底下,我们多能看到理解和宽容的态度:“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事实上早有游戏发售的第三天,就有玩家公开自己的Steam ID,“实名”在光明记忆贴吧郑重地发了一则帖子,标题为“一则严肃的问题”。

他询问飞燕群岛,游戏中的枪械建模与换弹动作是否直接使用了Gearbox制作、世嘉发行的FPS《异形:殖民军》。

这位玩家用词极为礼貌和谨慎,“可能会引起误会”“没有任何恶意揣测和攻击的意思”,并且“真心相信《光明记忆》可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里程碑”。

而当时飞燕群岛也在该帖下方进行回复,表示《光明记忆》目前的美术量级很大,素材为“2015年在国外一家美术资源网站购买”。

因为觉得模型精度不高,飞燕群岛进行了润色与修改,因为他自己之前没有玩过异形系列游戏,同样“不太了解出处”。

该帖楼主继续礼貌地建议,希望飞燕群岛能以公告形式说明这个问题。至此为止,他口中“严肃的问题”,也就在第12楼得到了顺理的解决。

不过,飞燕群岛之后并没有以公告形式说明这个问题。到1月23日,他发布了“关于游戏怪物模型美术资源冲突问题”的声明后,也开始在Steam更新公告中,陆续提示部分美术资源正在替换,从一些怪物开始,再到部分枪械。

在这些模型得到确实替换后,当时发现武器问题的礼貌玩家,也在1月26日回复说:

偶然注意到都有人盗我帖子的图去空间爆料了,我个人绝对不是恶意,一开始也跟飞燕说了发公告换建模就没事了,反正是不希望这个事情走向一个恶劣的方向的。


一则严肃的问题

一个人用虚幻引擎4制作游戏并不是没有先例,如之前的杨冰与《失落之魂》。据杨冰的说法,早期《失落之魂》中的美术素材大部分都是虚幻引擎商城中的免费素材。

而后,虚幻引擎官方很快注意到了杨冰。在官方的支持以及杨冰工作室的努力下,《失落之魂》中的所有免费素材已经被替换,可能涉及侵权的内容也有所更改。到2018年5月虚幻引擎举办技术开放日时,《失落之魂》Demo中的美术资源问题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但《光明记忆》的美术素材情况并不一样,尽管它同样获得了虚幻引擎官方Epic的支持与关注。

2017年年中,飞燕群岛在虚幻引擎论坛自荐了自己的游戏预告片后,随即就被官方选中为虚幻引擎商城当周的重点推荐项目,并且在之后获得官方Twitch直播间的推荐展示。

由于《光明记忆》出色的素质,虚幻引擎官方对它的支持也不断加大。

在2018年,《光明记忆》入选虚幻引擎开发者资助计划,飞燕群岛也作为优秀独立游戏制作人,在虚幻引擎的UnrealCircle深圳站、以及虚幻引擎技术开放日等线下活动中做演讲,分享自己的独立项目制作经验。 

2018年5月,飞燕群岛参与虚幻引擎技术开放日演讲

2018年5月,飞燕群岛参与虚幻引擎技术开放日演讲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光明记忆》的美术素材问题并没有浮于水面。而在问题暴露出来之后,各方对于飞燕群岛的做法,存在相当大的争议。

外界认为飞燕群岛的声明没有诚意,许多地方说不通,有糊弄的成分在,又避重就轻,他们需要一个更真诚、实在的声明;

飞燕群岛认为之前选用盗版资源的行为,是受“当时存在的因素影响”,存在许多条件上的限制,声明中的信息,都是他18岁当时的想法,而现在的关键,是实际解决问题;

他的玩家则对此抱有比较宽容的态度,有些类似“你给我好游戏,我就给你钱,就是这么简单”。这是事件当中最佛系的一方。事件爆出后,甚至还没能影响这款游戏的在Steam上的好评率。

但我们需要对此保持警觉。

在游戏圈,将侵权素材用于商业作品,一旦确认无误,就是毋庸置疑的恶劣行径。山寨、换皮在国内游戏行业屡见不鲜,经济上的成功与否都不能抹去侵权带来的污点,同样的污点也不会因为作品是否受人喜爱而转移。

侵权无论法律还是情理都应是不被认可的。它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也很难简单地得到被侵权方的谅解。

所以将盗版素材用于商业游戏,无疑为《光明记忆》蒙上了一层阴影。尤其是在“一个人独立制作”的背景故事下,这层阴影可能会反噬《光明记忆》一直以来的好评形象、以及飞燕群岛的独立开发者人设。毕竟一个人独立制作,显然与用别人素材是完全矛盾的。

之前我们曾根据官方说明与外界的信息,将《光明记忆》称为“一个人做的国产射击游戏”,这一说法未经准确而详细的验证,并不成立,一定程度上做出了错误的引导。玩家需要更多知情权利,我们也需要纠正先前的错误引导与疏漏,所以有了今天这篇文章。

目前,老郦的韩国同事已经将问题反映给了《神佑》的版权方韩国公司Neowiz,正在等待后续反馈。仍处于上架销售状态的《光明记忆》,依然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

而已经承认素材存在问题的飞燕群岛,一方面在持续替换美术资源,另一方面也在“等Neowiz找来,再进行细谈”。同时,他将1月23日发布的声明微博删除,单独给我们回复了几段声明:

我单独声明几点,替换模型是我的第一行动决策反应,1月17日有位玩家在微博私信我说和其他游戏模型有相似,我发现这个问题后就立即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更换模型的行动,我也知道这个事情需要立即进行相关处理。

使用不明的素材模型是我的疏忽,也是我个人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建立与当时光明记忆承诺2018年12月要发售的压力下,在修改完游戏部分BUG就立即发布了游戏,并且当时光明记忆我是作为对粉丝的一个交代推出后产生。我没有想到后面这款游戏的曝光量会如此巨大,我反思这件事情后,当时也是心急了导致了这个问题的发生。

对于这个事情我能做的就是进一步与版权方交谈,商讨事情的解决方案。并且现阶段能做的也就是立即寻找美术外包,重新设计并完全的更换相关美术资源。因为还有很多玩家在等待着光明记忆的后续内容,我不想让玩家目前对我的鼓励和期待白费。


精彩视频 更多
阅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