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网 > 资讯 > 游戏新闻 > 连点成线:带你理清《死亡搁浅》的来龙去脉

连点成线:带你理清《死亡搁浅》的来龙去脉

编辑:星爵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9-11-27 14:41:55
神游电竞

机核聊游戏设计、感想的文章很多,我作为一个剧情党也不善于挖掘游戏之外的知识,所以只能聊聊游戏本身。在听完死亡搁浅的剧透节目又看了不少剧情解析之后,还是觉得有一些令人疑惑的地方。所以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十二小时的全过场动画(其中第十三章更是反复看了很多遍),结合游戏内的访谈和邮件,我想自己尝试理清《死亡搁浅》的来龙去脉,于是便有了本文。

这条时间线的原则是以游戏内提到的信息,以客观描述事实为主,尽量避免个人理解或脑补。弄清事情发展的因果和先后顺序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人物的动机。全程海量剧透预警。

我购入的游戏是美版实体版所以不含中文,游戏全程都是按英文文本进行理解。本文中的名词绝大多数都会以中文翻译(标注英文)为主以方便各位理解,但对于各位主角的人名我还是希望用英文直接指代,因为小岛在游戏中用了大量极其直白的英文双关作为角色名或者设定名,更形象且到位,比如Sam Porter Bridge, Fragile,望诸位理解。

特别感谢VGTime 三心提供的游戏全访谈收集攻略。因为我只有英文游戏所以无法提供中文截图,此文中的访谈截图都来自于他的攻略,对我关联中英文名词翻译也有极大帮助。

另外,由于游戏内并未给出任何具体年份,本文的时间线只能给出相对顺序而无法给出具体年代。

五次大灭绝

因为整个游戏的一条主线即是人类灭绝的大背景,我想首先聊一聊游戏中提到的五次大灭绝(The Big Five)。游戏中古生物学家的访谈提到过,在阅读到这篇访谈之前我一度以为这只是小岛为了引出游戏的第六次灭绝编出来的背景。然而在查阅了相关维基百科之后我意识到这五次大灭绝(Mass Extinction)是学术界真实认可的,分别对应这篇访谈中提到的五次。

(图中的O-S, Late D, P-T, Tr-J, K-T 分别对应五次大灭绝)

(图中的O-S, Late D, P-T, Tr-J, K-T 分别对应五次大灭绝)

五次大灭绝

五次大灭绝

(图中的O-S, Late D, P-T, Tr-J, K-T 分别对应五次大灭绝)

(图中的O-S, Late D, P-T, Tr-J, K-T 分别对应五次大灭绝)

五次大灭绝

五次大灭绝

(图中的O-S, Late D, P-T, Tr-J, K-T 分别对应五次大灭绝)

(图中的O-S, Late D, P-T, Tr-J, K-T 分别对应五次大灭绝)

1 / 2

而本访谈中提到的“根据死亡搁浅之前的记载,当时许多学者认为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即将来临,或者说已经开始了...”也是真实存在的,我在时代杂志网站上找到了相关文章,里面的观点正是“人类破坏生态系统导致第六次大灭绝”,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阅读(The Sixth Great Extinction Is Underway ---- and We’re to Blame)。当然科学上对这五次大灭绝的解释多半都是气候剧烈变换导致物种无法适应,或者最著名的恐龙灭绝中的陨石撞地球理论。在死亡搁浅里则是心人(Heartman)提出了灭绝体(Extinction Entity)这一理论来解释每一次的灭绝。

灭绝体的觉醒和冥滩的研究

与游戏主线有关的最初的事件便是作为第六位灭绝体Amelie(亚美莉)的诞生。这位灭绝体在游戏中的身份是最大的谜团之一,她有许多名称和身份,全名Samantha America "Amelie" Strand,真名Amerigo。虽名义上是总统Bridget Strand(布丽姬斯特兰)的女儿,但其实就是Bridget的卡(Ka)即灵魂。不过后面的行文过程中我还是愿意把她叫做Amelie,因为这个名字是我们作为主角Sam横跨全美的意义,是相比起Bridget更有人性/母性/姐性(?)的一面,虽然游戏最后是身着灰色的长裙Bridget出现,但在我心里她永远是Amelie(迫真)。另外一个有趣的发现是,游戏里Amelie提到自己的名字是Ame(灵魂)+Lie(欺骗),一个虚假的灵魂,但电影《天使爱美丽》的原名同时也是主角名就叫Amélie,不知小岛是否有意设计如此。

Bridget小时候饱受噩梦折磨,梦到世界末日,物种灭绝的景象,甚至在清醒的时候也会见到类似的画面。但她一直不理解其中缘由,直到Bridget 20岁因为子宫癌做手术时,她的卡和赫(Ha)分离了,她的卡作为Amelie永远停留在了冥滩(The Beach)上,而赫的部分作为Brid-get留在了现世。由于冥滩上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Amelie从此不再有任何老化的迹象。虽然无法感受时间的流逝以及无尽的孤独让Amelie痛苦不已,但是由于冥滩不受时间的影响,Ame-lie得以拥有近乎无尽的时间来研究冥滩,她认为这是阻止灭绝发生的关键。而这些研究经历是之后一切发明创新,比如开罗尔网络和布里吉婴(Bridge Baby简称BB),的基础,Amelie也意识到可以利用冥滩进行数据传输和各种实验模拟,同时对类似演化生物学(Evo-Devo)这种需要漫长时间进行模拟的研究来说都是极有帮助的。

这里想提一下演化生物学,因为游戏里的描述太过玄乎“可以从DNA片段中发展出任何曾经存在过的物种,我们只需要选择好正确的进化路线”,我一度以为这又是小岛编的设定,但事实证明这个学科又是真实存在的(当然目前的学术成果肯定没有达到游戏中所说的高度),我截取了一段中文维基的定义:

演化发育生物学(Evolutionary developmental biology、evo-devo)简称为演化发生学,整合了演化生物学、发育生物学、分子遗传学、胚胎学及古生物学等多个学科的思想和研究方法,是一个通过比较不同生物体的发育过程以推断它们之间的祖先关系以及发育过程如何演化的综合性生物研究领域

 游戏中心人也有一段访谈解释了这门学科,直至开罗尔网络的段落之前的描述都是真实的。

第一次虚爆和BB实验

从这一部分开始的几个事件的先后顺序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整理清楚,因为只能通过人物的对话(大部分来源于Amelie最后的冥滩独白)和文本描述中进行推测,甚至有时候还会遇到矛盾的地方,因为访谈只是访谈对象个人的理解或者官方的披露,而不一定是事情的真相。但这几件事情的先后顺序又对于我们理解Amelie这个角色的动机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所以我想尽可能还原事件发生的经过,各位如果觉得这几件事情是按照不同的顺序发生,欢迎给出游戏中的线索一起分析。

在Amelie了解到自己灭绝体的身份并开始研究冥滩之后,第一次虚爆(Voidout)发生了,起因是一名医生在为已经脑死亡七个月的母亲做剖腹产手术的时候,触碰到脐带的一瞬间意外触碰到了BT从而引发了虚爆。当时人们普遍不理解这次事件的根源,Amelie虽然了解事情的真相,但误以为灭绝马上就要发生了,所以决定加速自己的研究,立刻开展开罗尔网络(Chiral Network)的建设。开罗尔网络的意义在于利用冥滩实现瞬时海量数据传输(Zero Time Massive Data Transmission ),结合演化生物学理论上可以重建46亿年的生物历史,并从中找到破解第六次大灭绝的关键。而开罗尔网络的核心部件之一便是BB。当时的Bridget还是美国副总统,在美国政府的同意之下,为了还原第一次虚爆的场景以便理解虚爆,BB实验正式展开。这一段历史可以在访谈中读到:

请注意,这个时候死亡搁浅事件尚未正式爆发,Sam也还没有成为BB实验对象。

曼哈顿事件和第一位遣返者

在开展BB试验后不久,曼哈顿事件就发生了:位于曼哈顿的一栋政府大楼内发生了虚爆,导致整个曼哈顿地区湮灭,由于实验过程高度保密,没有人知道具体发生的原因。时任的美国总统也被卷入其中直接丧命,副总统Bridget在此时正式接管总统的位置。曼哈顿事件引起了全美的大规模暴动,Bridget领导的政府采取了有效镇压,为了平复骚动在明面上也停止了所有BB相关的实验并销毁了实验数据,但是暗地里BB实验依然在进行。

曼哈顿虚爆事件一年后,我们的主角团,前美国特种兵兼小岛偶像型男Clifford Unger(克里福德昂格尔)和他的儿子才正式登场了。因为不知名事故的原因,Clifford尚有身孕的妻子Lucy B-ridge陷入了脑死亡状态。为了拯救妻子和儿子,Clifford听信了美国总统Bridget的谎言同意让自己的孩子参与BB实验。后面的事情大家就很清楚了,游戏的第十四章还原了Clifford如何在J-ohn(后来的硬汉Diehard man)的帮助下知道了事情真相并且杀死了已经脑死亡的妻子,在尝试带走BB的过程中被射杀,BB也在同时被误杀。极其后悔的Bridget马上以灵魂形态Amelie去往BB的冥滩找到了BB的尸体,并缝合上了伤口,切断了BB与冥滩的联系,还在他体内埋下了一个婴儿形态的玩偶,然后通过冥带(The Seam)让BB返回到了现世。

至此,第一位遣返者(Repatriate)Sam诞生,作为美国总统的养子长大。

死亡搁浅原爆点

根据我的理解,第一次虚爆和曼哈顿事件都是死亡搁浅大规模爆发事件的前奏而非正式开始的标志。在游戏中我们能找到相关访谈(布里吉斯员工和硬汉)提到过死亡搁浅原爆点(Groun-d Zero,游戏里翻译叫做噬灭原点,我翻译成原爆点就是故意的)是一次全球性的大范围连续虚爆事件。在美国的爆发的标志则是位于现在游戏中港口节点城(Port Knot City)附近的一次超大型虚爆,这次虚爆造成了港口节点城附近的巨型湖泊。

1 / 2

确定死亡搁浅事件相对于曼哈顿实验和BB实验发生的先后顺序不是很容易, 因为游戏里在提到曼哈顿实验时提及了“BB实验有助于我们更好理解死亡搁浅”,似乎死亡搁浅在BB实验之前已经发生了,但根据Amelie最后在冥滩上的独白,世人普遍理解的死亡搁浅一定是在Sam成为遣返者从而打破了生界和冥界之间平衡之后才大规模爆发的。我也是根据这一点信息确定了这三件事情的先后发生顺序。总之,死亡搁浅正式爆发之后,对人类社会造成了巨大影响,不仅各地出现了巨大坑洞,死伤无数,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时间雨(Timefall)和开罗尔云(Chiral Cloud)。时间雨使得户外活动更加困难,而开罗尔云直接导致所有的通讯系统都彻底瘫痪,飞机等空中运输手段无法正常运作。通讯手段的缺失使得美国分崩离析,开罗尔网络因此显得更加重要。在总统Bridget看来,开罗尔网络不仅是人类找到阻止灭绝的关键所在,也是重新联结美国的唯一可能。

接下来的三十年里,直到开罗尔网络研究成功,布里吉斯第一远征队西征之前,还得提一下另一位关键人物Lucy Strand(露西 斯特兰德)。

照片上是时任美国总统Bridget的签名:Be stranded with love again,意为再次与爱联结

照片上是时任美国总统Bridget的签名:Be stranded with love again,意为再次与爱联结

Lucy是总统Bridget请来为Sam治疗的心理医生,主要负责治疗Sam的肢体接触恐惧症。原本不相信冥滩、DOOMS和遣返者存在的Lucy,在深入接触了解了Sam之后反而产生了情愫并成为了他的妻子。可能因为和Sam的联结逐步加深以及腹中孩子的缘故,Lucy开始不断地梦见末日的景象。因为不堪噩梦的困扰,在怀胎28周的时候Lucy选择在家中自杀,Sam当时出门在外执行布里吉斯的任务,回到家中已经为时已晚,刚到家便发生了虚爆,整座卫星城UCA01-002都化为灰烬,只有作为遣返者的Sam幸存了下来。本来肢体接触恐惧症已经有所好转的Sam饱受打击,选择辞去布里吉斯高层的职位,切断与一切的联系,做一个普通的快递员,这一别就是十年。直到游戏开头,临终的Bridget才重新找到Sam。游戏中对Lucy的描写很少,甚至连照片中的样貌都被时间雨毁掉,多数信息都来源于Lucy的报告。但Lucy是导致Sam离开人群重新孤立起来的重要原因,也是我们理解Sam这个人物的关键一环。Sam离开布里吉斯七年后,也就是游戏时间点的三年前,开罗尔网络研究完成,布里吉斯第一远征队在Amelie的带领下正式从东海岸出发,横跨美国大陆,前往西岸节点城(Edge Knot City)。

布里吉斯第一远征队的西征

由于Sam的失联,Amelie只能以总统女儿的身份亲自上阵带领布里吉斯第一远征队完成建设开罗尔网络的任务,随队出征的还有一批已经试验完成的BB,作为把城市转化为开罗尔网络节点的关键道具。第一远征队在东部进展顺利,行进至中部时,Amelie遇到了当时尚在中部最大的私人物流公司Fragile(芙拉吉尔)速运工作的Higgs(希格斯)。Higgs被Amelie展示出的强大的能力所震撼,毫不犹豫地加入了Amelie的重建美国的计划,并在此时获得了Amelie赠与的婴儿玩偶,进而与Amelie的冥滩建立起了联系。虽然Higgs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仍与Fraglile一同工作,但他早已不满足于建立更大的物流公司,而是与Amelie不断加深联系和交流,希望理解死亡搁浅并完成重建世界的大业。Higgs决心重建美国的志向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因为与Amelie的联结加深,看到了更多未来的景象,同时也意识到了死亡搁浅即是第六次大灭绝的真相。然而相比起Amelie决心研究解决办法阻止灭绝来临的反应不同,认为灭绝无可避免的Higgs第一时间就决定放弃抵抗,叛逃加入皇军又一次改变了志向,他决心成为加速灭绝的催化剂,为人类灭绝这一伟大使命添砖加瓦。然而Amelie人性的一面不同意Higgs这样做,Higgs便开始谋划如何变得更强,从而以己之力给予人类最后一击。  

1 / 3

希格斯日记节选

在第一远征队出征两年后(游戏开始一年前),Higgs带领的Homo Demons正式成为了恐怖组织,他的能力在Amelie的加持下大幅增强,从最初的的探测能力直接进化到了操控BT的能力。他还利用Fragile携带核弹核平了中部节点城,并开始寻找Amelie以求篡夺她的能力。

布里吉斯第二远征队和中央节点城(Central Knot City)的毁灭

接下来的故事在游戏初期的过场动画已经介绍的很清楚了。历时三年,Amelie率领的布里吉斯第一远征队终于即将抵达西岸节点城,然而在给最后一座城市埋下激活BB之前,整支小队却意外地全军覆没,Amelie也被囚禁起来。所有城市终端虽已建立完成,但仍需另一批队伍带着丘比特连接器(Q-pid)把这些终端连接起来,于是布里吉斯第二远征队的应运而生。

我们的主角Sam也终于要在此时登场了。Higgs从Amelie那得知了Sam,他认为这样的存在只会让Amelie更加犹豫,不敢完成自己身为灭绝体的任务,于是他动身前往中央节点城准备处理掉Sam,而游戏中我们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前往中央节点城运送货物。从访谈中我们可以得知,游戏我们第一次见到(其实预告片里已经见过了)的虚爆其实就是由Higgs策划的,那只巨型BT作为游戏里的大型BOSS也在游戏后期登场。

还没有解锁各种手雷、榴弹炮、火箭弹的Sam当然无法阻止虚爆的发生,只能全程懵逼看戏。这次虚爆虽然抹平了整个中央节点城和布里吉斯第二远征队,但Higgs也没料想到Sam身为遣返者连虚爆也无法消灭他,只得一边找寻Amelie,一边再做计划阻挠Sam的西行。

超巨型BT

超巨型BT

主要反派Higgs第一次登场

主要反派Higgs第一次登场

超巨型BT

超巨型BT

主要反派Higgs第一次登场

主要反派Higgs第一次登场

超巨型BT

超巨型BT

1 / 2

“拯救”Amelie

接下来的事件就是游戏的主线剧情了,Sam接下了任务,作为独自一人的布里吉斯第二远征队开始了自己联结美国,“拯救”Amelie的旅程。这里的“拯救”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我们都知道,Amelie其实不需要被拯救,虽然Sam最初被告知是Higgs的人抓住了Amelie,但其实Amelie并没有被囚禁起来,她甚至偷偷溜回过东海岸见过Sam,所以布里吉斯第一远征队覆灭的具体原因我们也不得而知。直到游戏中后期,Higgs才在西岸节点城找到了Amelie并召唤出BT困住了她,也是在那个时候Higgs抢走了Sam送给Amelie的丘普(Quipu)。

Higgs抢走了Amelie的丘普

Higgs抢走了Amelie的丘普

根据最后的冥滩独白,Amelie希望Sam能从东海岸来到西海岸的真正目的主要有三个:

首先,由于Amelie自己的肉身Bridget已经消亡,布里吉斯第二远征队也全军覆没,只有一个像Sam这样具有DOOMS的遣返者才能穿越重重BT封锁,联结起所有的终端城市完成开罗尔网络,这一明面上的目的是确实存在的;

其次,Amelie作为灭绝体,需要身为自己一部分的Sam也来到自己的身边才能触发最后一次死亡搁浅,这个设定只在最后独白期间一句带过,也引起了我对Amelie这一切操作动机的疑问,我会在行文最后聊聊我自己的看法。当然,除了功能上的需求,Amelie情感上也希望在人类的最后时刻,Sam能陪在自己的身边一起见证毁灭;

为了触发最后一次死亡搁浅,Amelie需要作为她的一部分的Sam和她在一起

为了触发最后一次死亡搁浅,Amelie需要作为她的一部分的Sam和她在一起

最后,但可能也是全游戏埋伏的最长的草蛇灰线,在Sam小的时候,在Amelie尚未迷失在冥滩近乎停滞的时空里时,Amelie预见到了自己有一天会主动加速毁灭,于是送给了小Sam一个捕梦网(Dreamcatcher),并告诉Sam他将是未来唯一能阻止她的人。我想Amelie潜意识里依然有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提醒着自己要让Sam来到她身边,只是她可能已经不记得这样安排的原因。

接下来的一路上,Sam认识了 从辐射4里穿越过来的义勇军领袖一直戴着面具给Sam分配任务,最后脱下面具贡献了极其精彩演出的Diehard man; 百分之七十是其他死人器官组成,唯一和Sam一起洗澡最后终于如愿抱到Sam的胖哥哥亡人(Deadman);成功向Sam推销出隐生虫,说着“I’m Fragile, but I’m not that fragile”的Fragile(芙拉吉尔);双胞胎姐妹花,Q-pid工程师Mama(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翻译成玛玛,因为这个词明显指代Mama和她的BT女儿的关系)和Lockne;为了寻找家人已经在冥滩和现世之间来回218550次,超爱点赞的心人(Heartman)。拳打米尔人,脚踢大型BT,一边连接各个终端节点城,一边不忘基础设施建设,终于来到了西岸节点城,把最后一座城市纳入到了开罗尔网络中。一路走来,Sam也终于感受到了连接的意义,感受到了被人寄予希望和认可的温暖。

老大,十里庄的马桶又坏了

老大,十里庄的马桶又坏了

别以为带了面具我就认不出你,普雷斯顿!

别以为带了面具我就认不出你,普雷斯顿!

老大,十里庄的马桶又坏了

老大,十里庄的马桶又坏了

别以为带了面具我就认不出你,普雷斯顿!

别以为带了面具我就认不出你,普雷斯顿!

老大,十里庄的马桶又坏了

老大,十里庄的马桶又坏了

1 / 2

Finale on the Beach

以上就是我整理的时间线和相关背景了。其实我对游戏游玩的部分介绍得很少,因为大部分过场动画还是把故事讲述得很清楚的。不过我还是想单独写一章讲讲我自己对结尾的理解。游戏第十三章最后,在冥滩上Sam和Amelie接近三十分钟的过场动画信息量非常之大,而且基本是Amelie自己一个人疯狂输出,颠覆了我们之前很多的认知。Sam似乎也和我们玩家一样一脸懵逼,在最后要做抉择的时候甚至大喊着“我真的不知道该干啥!”。

Sam: 要不您再解释一遍?我真的不知道该干啥啊!

Sam: 要不您再解释一遍?我真的不知道该干啥啊!

最令我不解的就是Amelie表现出的巨大矛盾。你可以觉得这就是小岛设计失败的一个无法自洽的反派形象最后强行洗白,但我认为小岛应该不会给自己的少年偶像设计这么一个失败的角色(参考麦叔的Clifford多么成功)。所以为了理解Amelie的动机,我需要重新理清一遍整个事情的起承转合,而这也是我最初想整理这条时间线的起因。因此这一节我会基于Amelie最后时刻的独白和我自己的理解,对Amelie的动机以及故事的结尾进行解释,为各位提供一个思路。

Amelie的矛盾

在理解Amelie为何表现出如此大的矛盾之前,我们需要先理解Amelie的成长环境。Amelie首先是作为一个人类存在的,虽然在20岁才作为灭绝体觉醒,但其实从小就受到末日景象的滋扰,这种精神压力有多大可以参照Sam的妻子Lucy的结局,仅仅是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一个精神正常的人推向自杀的深渊。从与Higgs的对话中我们也能了解到,所有拥有DOOMS能力的人都长期受到这些可怖景象的刺激,我们可以理解为克苏鲁故事中那足以令人疯狂的真相,而Amelie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在作为灭绝体觉醒并意识到死亡搁浅无可避免之后,Amelie也是下意识地要为了全人类的生存找到解决办法,相比起自负的Higgs在知道真相之后做出的决定,Amelie的行为更显作为人类的一面。

另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冥滩的时间停滞特性,这种无尽的孤独和失去时间的意义对一个人精神意志的摧残是巨大的。也许听起来过于抽象很难共情,但小岛在游戏中其实给我们提供了一窥这种痛苦的机会。游戏十三章最后,玩家有一段只能操纵Sam在冥滩上奔跑,隔一段时间会出一段Amelie独白的游玩段落。虽然有玩家认为这段是游戏的败笔,是小岛的设计失败,强行让玩家看制作人员列表,或者是一个低劣的讲述剧情的方式。小岛确实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在设计这段体验的时候也可能有类似的想法,但我更愿意相信除了开玩笑之外,小岛还有其他的用意:为了让玩家亲身体验被搁浅(Stranded)的状态。这种孤独,迷茫,无所适从的状态正是Sam当时搁浅在自己的冥滩上的感受,也是Amelie这么多年一直经历的感受,Sam最后也受不了才尝试举枪自杀。在被解救之后我们才得知外面的世界已经过了一个月,亡人甚至不愿透露在冥滩上的Sam到底经历了多久。我当时对这一段也是难以忍受,但由于看过预告,我一直等着Sam举枪自杀的那一幕,所以这种迷茫感小了很多。根据其他玩家的反应来看,这种负面的情绪是成功传递了,但至于小岛这背后的用意是否被体味到,玩家在经历了情绪低谷之后面对众人的营救是否有大落然后大起的激动,则是另一个问题了。

Amelie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独自一人撑到了现在,而作为灭绝体的她,甚至还要再承受几十万,几百万年,一念及此,人性中软弱的一面想必还是占了上风,加上多年来研究却发现灭绝不可避免的挫败感,Amelie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变得越来越脆弱,最终决定亲手加速这一场灭绝,给人类和所有生命一个有尊严的死亡也让自己得以解脱。我很难给出一个Amelie做出这个决定的具体时间,但我更倾向于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是一个Amelie体内人类的一面和灭绝体的一面不停斗争的过程。所以哪怕是出于互相矛盾的目的,Amelie也急切地想要完成开罗尔网络的搭建,因为这既是她能一次性灭绝所有生命的通道,也是她留给人类避免完全毁灭的希望。Amelie甚至早已料到了自己的这种变化,所以才在Sam小的时候就告诉他一定要阻止自己加速人类毁灭。理解了Amelie的矛盾,才能感受到这个人物的立体,以及Amelie一切行为的动机。

除了Amelie作为角色的矛盾和复杂,小岛将事物的两面性这一概念从始至终贯穿于游戏中。绳子作为一个连接人与人的重要意向,也是Sam唯一默认携带的攻击武器;开罗尔网络既是毁灭人类的帮凶,也是人类社会重建的基石;包括那一把连接了Bridget,John,Clifford和BB的左轮手枪,既是一切开始悲剧开始的源头,却也是最终帮助Sam获救的重要道具。小岛在一次访谈中也提到,人类的双手本身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集合体,人类握手,拥抱,建立连接需要用双手,但人类互相伤害,推开彼此同样也是这一双手。如何选择运用这些双刃剑,永远取决于人类自我的选择。

Sam(玩家)的选择

在写本文之前,我看过许多国内外玩家对剧情的解读,他们在提到结局时大多只是以一句“Sam最后感化了Amelie,让她放弃了加速灭绝人类的念头”一笔带过。我在看Sam准备前往冥滩说服Amelie之前与众人告别的那一段过场动画后,心里面期待的是类似于《弹丸论破2》结尾时那样经典的说服BOSS战,结果最后唯一需要玩家操作的只有一个段落。

虽然Amelie告诉Sam他有两个选择,还给了一把左轮,似乎暗示Sam只能杀了她或者选择和她一起见证末日。可是如果玩家选择开枪,自以为能杀死Amelie,就会发现子弹根本无济于事,时间一到,反物质爆炸便会席卷整个冥滩,游戏结束。如果玩家选择不开枪静静等候,也会一样迎来反物质爆炸的结局。正确的选择与手枪毫无关系,Sam必须收起手枪,上前拥抱Amelie,才会走向真正的结局。过场动画里,Sam说出那句“我就在这陪着你,就像你一直陪着我一样”,然后就像咒语一样就说服了Amelie,两人都开始流泪,于是危机就这么解除了(这段演出虽然没看懂但还是打动我了,弩哥的台词太酷了),Sam被送回了自己的冥滩。

第一遍看完这段动画的时候我也是黑人问号,觉得这个安排实在是太过俗套且没有说服力,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怎么可能说服灭绝体?不过在整理时间线的时候我反复咀嚼了这段动画中人物的台词,结合Amelie之前的经历,我才明白其中的因果关系。

唯一可操控的段落

唯一可操控的段落

首先,Amelie给Sam的手枪其实是一道小岛出给玩家的谜题,虽然谜题本身设计的可能并不高明,但谜题背后想表达的意思或许是:手枪作为一个攻击工具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真正能延缓灭绝,结束这次危机的还得靠双手象征的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玩家必须意识到这一点,收起手枪,用双手去拥抱Amelie才能继续进行剧情。Sam在拥抱Amelie之后才想起了那段儿时拿到捕梦网时Amelie的嘱托,于是觉得Amelie早已看透一切。但Amelie却说“I did and I didn’t”。这段话在中文游戏里的翻译是“我知道,但我忘记了”,不过我觉得更恰当的翻译应该是“我知道,但我又不知道”。听起来可能更难以理解了,但是结合Amelie接下来的一段话,尤其是引言部分中的那段话,我们才能理解她为何这样说(我自己做了更直白的翻译方便理解)。

“我做过太多关于未来的梦了,但我自己真的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

“所以我才决定把这些梦境分享给人们(所有拥有DOOMS能力的人)”

“但是,想要把点连成线,想要理解所有的事情,你需要视角,需要时间”

“可是时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这也是为什么我只能向你展示所有的可能性,然后由你自己做出选择”

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但是,想要把点连成线,想要理解所有的事情,你需要视角,需要时间

但是,想要把点连成线,想要理解所有的事情,你需要视角,需要时间

可是时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可是时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但是,想要把点连成线,想要理解所有的事情,你需要视角,需要时间

但是,想要把点连成线,想要理解所有的事情,你需要视角,需要时间

可是时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可是时间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我不是一条线,我只是一个孤单的点

1 / 3

虽然看到了各种关于未来的景象,但Amelie没有办法知道哪个景象才是真实会发生的事情,哪些只是噩梦。而为了理解这一切,找寻到真正解决问题的关键,我们需要从头至尾好好梳理出一条时间线,需要找到那条共同的线索(Common thread)。可是困于冥滩的Amelie根本无法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她甚至分不清哪些事情已经发生而哪些事情将要发生,也因此无法依靠自己找到能得出某个果的因。更关键的一点是,如果时间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是一个点,几十万年之后的事情和明天要发生的事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人类推迟灭绝换来的这点时间也毫无意义。Higgs其实就是有着这种时间观念的另一个例子,他认为人类迟早要在几十万年后灭绝,不如跳过这个过程,直接走向结果,所以才有了他一切行为的动机。Amelie在后来的独白中也提到,自己作为灭绝体是没有办法自主选择切断Sam的冥滩与自己的联系的,只有Sam自己有选择的可能。Amelie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Sam所有的可能性,就像让玩家选择是开枪还是不开枪一样。所幸的是,Sam没有辜负Amelie的期待,选择用一个拥抱加一句“表白”让Amelie意识到他珍惜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而同样也正是Sam这种一天一天活在当下的态度,一点点从西海岸到东海岸把所有节点城连接起来的旅程,一步一个脚印把货物送到每个人的手中的踏实,让Amelie重新意识到了过程对于人类的重要性,意识到这剩下的几十万年对于生命的价值:

“你找到了那条共同的线索——那条能把所有点串联起来的绳索。而且你用唯一的方式找到了它,那就是过好生命的每一天”。

至此,我想大概每个玩家都能或多或少联想到自己的游玩过程。虽然这些话是Amelie对Sam说的,但Sam其实就是我们玩家自己。Sam完成的所有订单,都是我们一步一步爬雪山过草地,穿越BT和米尔人、恐怖分子的营地,经历千难万险才达成的。或许在连接这个主题背后,小岛同样希望通过游戏设计让玩家不仅能体会到从A点到B点交付订单那一刻收获的快感,也有旅程中即将摔倒但又靠L2和R2找回平衡之后的感叹,以及曾经在路上帮助过你的一座桥,一把梯子的温暖。

另一点值得一提的细节是,在Amelie把Sam推回冥带(The Seam,也就是海水)之后,反物质爆炸依然还是发生了,我们可以看到水面划过的爆炸气浪。这时危机尚未解除,因为Amelie无法自己切断与Sam的冥滩的联系,真正完成这一步其实是在Sam从他的冥滩上苏醒之后,他将那个曾经被Amelie放入自己体内的婴儿娃娃放回冥带,这才真正切断了他与Amelie的连接。但也意味着Amelie无法利用自己的能力再使Sam回到人间,Sam永远地搁浅在了他自己的冥滩,直到五人众和BB找到他。

题外话

最后的最后,想说说自己对游戏的感受。客观地说,死亡搁浅作为一个游戏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其中大部分也是小岛游戏一贯以来存在的毛病比如拗口的台词,过于追求长镜头导致节奏失衡的运镜,还有BOSS战和平时游玩过程的割裂感。而且,即便小岛在本作中已经尝试将游戏本身纳入叙事的一环,但核心的叙事部分依旧停留在以过场动画和盘托出的层面。

另外,虽然我花了很多时间,尝试领会了小岛一些游戏设计背后的深意,但我也不止一次提到,这种内涵我领会了,可是作为游戏表达内涵的方式是否妥当还有待商榷,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大段大段的独白,或者长达十几分钟基本毫无正向刺激可言的游玩过程,我想这也是很大一部分争议所在。

我不想说这游戏就是个艺术品,或者说不能领会其中乐趣的玩家就没水平,因为每个人的爱好和习惯以及对玩游戏这个行为所带来的结果的预期都不一样。但是我依然由衷佩服小岛的勇气和项目把控能力。虽然这个游戏中还是有不少能让玩家感受到通常游戏乐趣的点,比如各种PCC设施建造,合作修路,比如和BT,米尔人斗其乐无穷,但这个游戏里面却刻意加入了许多让玩家无法have fun的要素,故意制造一些其他游戏里尽量避免的不适感。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潜龙谍影系列中,即使在最危险的战场,可能玩家根本专注到没空听音乐(比如我),小岛依然加入了随身听功能。可是到了死亡搁浅,这个一路上玩家基本处于放空状态的游戏中,小岛却刻意剥夺了这一功能,想听音乐?可以,回休息室听吧。你甚至不能用随身携带的手铐链暂停听歌,根本没有音乐播放器这个选项。一路上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可能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BB的咯咯笑声或者环境音效了。这种设计一方面是方便小岛能通过在适当的时机播放BGM引导玩家情绪,但是我认为另一方面的意图在于营造一个极端孤独的体验。这种完全负面的情绪引导在游戏十三章最后那段漫无目的的奔跑也有所体现。小岛在这个游戏里面加入这些负面情绪倒也不是为了故意膈应玩家,相反,在你坚持过这段痛苦的体验之后,往往能品尝到小岛给你留下的希望的果实。不过,还是那句话,能否熬过这段时期,或者说之后扬起的这部分是否能提供足够的刺激,都是因人而异了。只是,小岛作为一个在业界已经有如此声望的制作人,却还愿意尝试拓宽游戏所能带来情感的边界,愿意抛弃主流玩法去探索一种新的游戏体验,而且一切创作的背后永远透露着他对这个世界的人文关怀,无论这创新结果如何,都是令我这样一个普通玩家佩服的。

最后,就以小岛在BBC访谈中的一段话作为结束,可能是因为我就是那种喜欢孤独的玩家,所以才会如此被这款游戏感动吧。

“我是如此地被孤独吸引。我觉得全世界一定还有其他和我一样感觉的人——尤其是玩家们……当他们独自一人在客厅里玩电子游戏的时候,也许会觉得自己与社会和环境格格不入。所以当玩家们玩到这款游戏的时候,他们就能意识到原来全世界还有很多和他们一样的玩家。即使我此刻孤单一人,但是知道世界上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人,这种感觉便让我觉得心安。而我真切地希望,人们在玩这款游戏时也能感同身受。”

——小岛秀夫

相关游戏 更多

死亡搁浅

精彩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