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网 > 资讯 > 游戏新闻 > 《最后生还者2》:一次失败的“inception”

《最后生还者2》:一次失败的“inception”

编辑:星爵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20-06-29 11:45:09
神游电竞

借用诺兰导演在他的电影里说的概念:如果要向事主“植入思想”,首先这个想法要足够简单;然后,这个想法的正面情感因素最好大于负面情感因素;第三,要让事主自主产生这个想法,如果事主发现想法来自外部植入,会产生抵抗。虽然不能称为金科玉律,但我想这个理论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

从这几个概念的角度,我想可以充分的理解《最后生还者》一代的成功以及《最后生还者》二代的失败。

一代的成功恰好符合上面的理论。他向玩家植入了一个想法:一个人即使要失去世界,也会去做某件事的。同时,它加强了这个想法的正面感情因素,就是乔尔和艾莉的感情因素。而在表现手法上,游戏做的很漂亮。

游戏里几乎没有过正面表现人物想法的桥段,所有的人物动机都是由操控人物的玩家由游戏里的人物行为自行推断产生的。换句话说,玩家理解的人物想法其实是自己产生的想法,而不是“官方想法”,所以玩家对这个想法的认同性相当之高。当然,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这次二代的处境。下面就这几个方面聊聊吧

“植入”的想法

平心而论,二代想植入的这个关于复仇过程中要失去的代价,丧失的人性,以及最后的放弃等想法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甚至这个想法在某种程度上比一代的那个想法好接受。起码小说或者电影里,敢写二代这个故事的,绝对比敢写一代的那个故事的人多。所以在立意上来讲,二代的这个故事没什么问题。

二代故事以复仇为主题,复仇靠恨维持。恨是负面感情,恨比爱来的激烈,也褪去得快,它更难以持久。二代故事把这个仇恨的消退过程还是描述出来了的,当然过程之中伴随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所以如果单看故事,就是艾莉的复仇过程,这个故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或者说,作为作者有表达想法的权利,你想讲什么故事都不是问题。又或者说,我很认同顽皮狗选择这样一个故事的做法。

但是经历了这样一场风波,如果以后的游戏公司为了不忤逆玩家的情绪而全部缩回去选择那种四平八稳的故事的话,我想才会是这件事最可怕的后果。

“植入”的过程

二代的植入过程问题很大,大到很多时候是摧毁游戏体验的。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你讲大禹治水的故事,把人物的行为说出来就可以了,听故事的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强加一个理由,说大禹不回家是不爱他老婆,这就过分了。听众听不下去甚至抄起凳子打你,也是你讲故事的人自找的。至于大禹为啥不回家,是不是有可能不回家,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不幸的是这个游戏里传输价值观和理念的做法基本都是靠直接往玩家脑子里灌,而且很多是靠玩家不那么认同,甚至可以说会引起玩家反感的方式进行的。

前半段不涉及到人物动机描写还好,后半段游戏的体验基本上是噎了一口东西哽住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有的时候玩家不是感觉不到编剧想说什么,有的时候也不是全盘否定这种思想。但是简单粗暴的植入方式和不顾玩家生理反应的做法让玩家对接受度本就不那么高的故事产生了剧烈的抵抗反应。

这里说主要下后半段的剧情,也就是埃比的故事。

埃比的故事没什么问题,问题是它没有必要出现在这个游戏里,也没有必要这么呈现。这段游玩过程的体验对于艾莉的故事基本没有帮助,反而还打断了故事的连贯性。这个过程既没有让玩家加强对他的仇恨,也很难通过这种到处充斥着引起玩家反感和无法理解的行为的讲述方式来让人增加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认同。

埃比杀乔尔是因为乔尔掐灭了制作疫苗的最后希望,其实这个世界里的任何人知道了乔尔的行为都有杀他的正当性。从这点上来说,开头的剧情已经足够好,因为它什么都没说,但又隐约告诉玩家了一些信息,包括他们大概是谁,他们要来杀谁;包括在这个四年的复仇过后,队伍里有人已经想放弃的状态;还有埃比那个有点偏执的状态都能让人感受到。

到这里,玩家是可以脑补这些人的动机和队伍里的状态的。

编剧给她加一段私仇可以作为她长时间维持这段仇恨的因素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把她的复仇完全靠到报私仇这个事情上就让人不能理解了,同时也只会增加玩家对她的反感。

埃比是谁的女儿,她跟他父亲关系如何,可以作为她复仇的一个理由,但把它描述成主要或者唯一理由就有问题了。就像网上说的,要是一代主角因为杀了个小兵就得在二代里被报复,那游戏就乱了套了。

同样,医生的戏份也很让人迷惑。医生当年做疫苗是出于公心还是私利这都没关系,只要他是想做疫苗就不改变杀死他的乔尔身上罪恶的分量。同样,医生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还是个一心为公的好人,也都不改变埃比来杀死乔尔的理由。

如果想用埃比的故事来描述被艾莉杀的人也不是坏人,来增加结局艾莉选择的说服性也没必要。

在游戏的前半段,在医院和在水族馆杀人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被杀的人的故事,但是不影响他们的人物刻画。被杀的人也是人,甚至还可能是好人,艾莉因为复仇已经失去了一部分的人性这一观点已经传达出来了,后面我不觉得有再说一遍的必要。

艾莉复仇,不是因为仇家是什么人,而是因为失去了什么人。艾莉放弃复仇,是因为她失去的而放过自己,而不是因为对面失去的而放过对方。

所以,我不觉得埃比的剧情有存在的必要。埃比可以有她自己的故事,但她的故事可以不出现在这个故事里。真想讲,请出DLC。或者我觉得,真想讲这段故事,欧文的视角可能会更有说服力。

所以对整个故事来讲,我可以接受故事的过程,也可以接受艾莉最后的选择,但我不接受这个剧情的讲述。

植入过程中的情感因素

在这次植入过程中事主的情感因素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这次植入的结果,而麻烦的是,这是一代植入成功所带来的副作用。

有朋友跟我说,一代的结局,那不是乔尔救的艾莉,那是我就得啊。情绪更激动的有人说,那一代结局,是我冒着枪林弹雨把我的小女儿带回来的啊。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说,二代发售了,正是准备大展拳脚,开始一段新的旅程的时候。结果到了游戏里“我”就这么被打死了?还要操作杀死“我”的凶手?艾莉啊,这可是把你爹“我”一枪打残了,在你面前按在地上活活打死的娘们啊,你要放过她?

对于这部分玩家来说,对一代的情感造成了他们对二代故事的抵抗,他们本能地抵抗着这个游戏的各个部分。对于他们来说,二代的剧情是对乔尔的背叛和否定,或者说,是对他们的背叛和否定。再加上宣传期的各种宣传欺诈造成的误差,导致了他们对游戏的抵制。这种抵制与其说是理智上的不认同,不如说是情感上的不可接受。

正是由于没有妥善的处理这部分玩家的情感,或者说对这部分玩家的无视,才导致了这部分玩家的不满和攻击。

结语

我认为二代的故事没有问题,但讲故事的水平有了很大问题,造成了这个“一部分玩家弃游,另一部分玩家虽然玩下来了,但是体验很差“的结果。不好说这是因为讲故事的水平下降,还是因为觉得“我讲什么你都得受着”这种傲慢的态度,但是造成了这么个结果,挨打还是要站稳的,而且只能说遗憾了。

多说几句

作为一个“第三视角”玩家,我没有那么接受一代的故事,也就没有这么抵抗二代的故事。对于我而言,乔尔就是乔尔,他死在了自己的报应里,这是他故事的应有结局。虽然作为一代主角,他不需要这么死,但这么死也没什么问题。二代里他跟艾莉的感情也是一代里的选择造成的必然结果。

虽然每个老父亲都希望自己女儿爱自己,但是这个结局也算是有因有果。

从游戏过程上说我就从来没代入过乔尔,也没代入过艾莉,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游戏里的故事有些没有必要,但基本都可接受。我没有被第一部植入那么深,也就在二代风波里边成了少数派,或者说我没有那么代入一代,也就很没有那么抵制二代。

年初的时候看综艺,有句话我挺喜欢:“没有必要爱音乐,喜欢就行了”。我想游戏大概也是如此吧。

一家之言,立场偏颇;有些絮叨,还请见谅。


精彩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