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网 > 资讯 > 热门赛事 > 专访腾讯电竞总经理侯淼:以亚运为契机 电竞全球化离我们还有多远

专访腾讯电竞总经理侯淼:以亚运为契机 电竞全球化离我们还有多远

编辑:星爵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23-01-18 13:51:55
神游电竞

从2020年12月开始,每年12月都会到侯淼先生在科兴科学园的办公室有一个上午的采访。任何事情当我们加入时间向度的时候,就会看到不同于扁平化的视角,进而获得新的答案,也会产生新的问题。从2020年,侯淼先生讲到的“健康和有序”,到去年关于“新基建”的探索,再到今年无论是向内还是向外更清晰的锚点,电竞对实体经济和具象场景的参与方式。

当把这些点状的信息关联起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另外一番途径,年轻的中国电竞由虚向实的过程。从腾讯的体系出发,赛事、俱乐部、选手和其他的生态合作伙伴,面临的都是更具体的问题,是旧有经验和新生问题之间不断地磨合。

2020年我们需要找到新的秩序。在秩序建立的过程中,高处的职业赛事只是一小部分,更大的部分是装备器材、业余赛事活动、教育培训等等,这些才是让秩序可以稳定的关键。足球想要发展要先有球场,电竞也是如此。如何构建有作用的小节点,是2021年在“新基建”命题被提出之后腾讯电竞不断调整和寻找的答案。在经历了2022年的困顿,电竞的版权方更加明晰了对于整个行业和市场而言,自己手里的优势是领先的赛事解决方案和基于版权的数字内容创作。

在2022年杭州的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腾讯电竞在做推动的新的办赛技术和工具开发以及对应的人才培养,在上面提到的体育产业三大基础中间找到了一个奇妙的落脚点。也是对我们日常认知的一次刷新。2022年12月7日上午,在第三次访谈中,侯淼先生又提到了支持、同盟、数字资产这些概念,再参照日本典型的版权委员会的模式,这些概念会在文章中逐一展开。结合之前的采访内容去看,一条从抽象到具象的电竞发展脉络正清晰了起来。


Part 1   从解决更具体的问题着眼

毫无疑问,摆在中国电竞短期之内最具体的就是杭州亚运会。从采访时算起,距离杭州亚运会的举行已经不到300天。而在这之前,TGA刚刚进行了一轮腾讯相关项目的亚运会测试赛。从硬件到软件,从流程到动线,在亚运的规则之下,当转换思维实际操作之后才会有更明确的方向。

俯视杭州拱墅区北景园生态公园,开阔得有些空旷的广场上,浮着被称为“星际战舰”的杭州电竞中心。在这个场馆开始动工的时候,距离电子竞技被宣布成为杭州亚运会的正式项目还要再等上一年多的时间。这就意味着场馆到实际举办比赛是还有较多可以优化的空间。


现场按照国际性体育赛事的标准,严格设置了检录区、选手准备区、兴奋剂检测区等等在一般电竞专项赛事场馆不会出现的功能区。这是对所有参与其中电竞业者的一次概念刷新,但通过测试赛,围绕着电竞比赛的独特性,针对不同项目比赛过程中的数字化反作弊方式都要面临新的考验。除此之外,通过这次TGA测试赛的尝试,一些问题动线、流程和现场功能性区位上的问题都值得进一步优化。


TGA的赛事组织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是国内唯一一支组织综合性赛事的团队,而亚运会同样需要在十天时间里,完成八个项目的比赛。更多的比赛项目,意味着更多不同背景的选手,随之产生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和反馈,就会降低比赛组织的效率,甚至造成整体比赛进程的延误。这是大型综合性运动会无法接受的问题。

为了做出改变,TGA团队在硬件上设计了端手游切换的升降舞台,在软件上开发了匹配技术台的端内和设备数据检测系统。这些全新的改变,无疑是一次突破,也是对亚运电竞比赛非常重要的补充。而在侯淼的描述中,这只是完成了电竞向大型综合性洲际运动接轨30%的准备工作。


因为同样在工具层面上,在杭州亚运会期间只需要面临决赛阶段的问题,洲际赛事的组织还要解决越洋网络条件的优化问题,这甚至是要上升到整体规则的调整,对网络延迟这个参数的重新标准化也值得提上议事日程。侯淼觉得,2023年Road to Asian Games亚运征途如果能作为亚运的前序赛事顺利组织,那么到了亚运的时候,也许高标准的综合性赛事可以达到60%,积累了亚运会的经验之后可能这个完成度会超过70%。

在2023年初,杭州亚运会的公众号单独发布了一篇杭州电竞中心场馆技术的升级的推文,一定程度上在技术维度认可了腾讯电竞TGA团队的升级。在侯淼眼中这次测试赛远不是终点,“这离终极版还差得远,但有了总好过一点都没有,第一个叫测试版,下一个叫做进阶版,然后再有个2.0版、亚运版。这样才能一步一步走上去,你说一下就变出个奥运版,那不可能。”

过去很长时间里,中国大部分的电竞厂商都在比拼的是高规格的开场秀,舞美和灯光的设计,甚至是串场艺人的规格。更像是在搞一台晚会而非比赛,恰恰是忽略了类似TGA亚运会测试赛上暴露出的问题。如今,腾讯电竞希望可以通过支持亚运会赛事组织的方式,把这些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方法更好的与亚运标准去结合,解决更具体的问题,以更踏实的方式来重塑规则。


Part 2   从设置更清晰的场景入手

2023年除了杭州亚运会的筹备,侯淼还提到了三个可能发展点:“一个是设备,第二个是提到赛事观赏性的内容,第三个是结合线下场景的娱乐方式。我认为这三个是比较高概率会发生的。”

往前数十五年,一般的电竞爱好者们会非常在意自己的设备。买一个键盘包,背着自己的键盘鼠标和耳机辗转于各个网吧是识别一个电竞爱好者非常直观的方式。可是最近十年,设备的门槛是游戏厂商希望努力降低的部分,对于网络游戏来说强调更多的人可以玩才是关键。设备是一个被有意弱化的东西,热衷于研究设备的电竞爱好者们逐渐成了偏门。


如果按照体育发展的逻辑来讲,运动装备的不断迭代,以及随着带来的技术革新是任何一项运动进步必要的一环,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环。只有足够高水准的运动装备才能逐步递减,形成有梯度的运动商品消费系统。

从最直观影响交互的装备,键盘、鼠标、耳机、显示器这些,到核心的电子元器件或者是最近几年OPPO和VIVO国内两家手机厂商在努力推广的电竞手机。再到电竞椅的人体工学升级,肩、颈、腰、背、手腕和手肘的护具,这些东西在亚运会的发展路径下会逐步回到聚光灯之下。

正如侯淼先生所言,大型的综合运动会往往代表了运动科技的顶端。世界杯上足球的材质和VAR技术的运用就是在驱动着整体的设备革新。能跟上技术革新脚步的国家才能成为这项运动的强国。“如果在PC和移动的设备研究上,肯定你(中国电竞)会领先的,就跟菲尔普斯他的最早穿鲨鱼皮的泳衣是一个道理,在没有违背现行的规则下,去研究新技术是趋势。”

普通电竞爱好者随着亚运会而提升的竞赛愿望就构成了第一个非常具体的场景,通过电竞设备而搭建起来,可以是在家里和网吧,也可以是在小型的业余比赛里,因此而创造的经济价值也不是职业赛事媒体版权和赞助商收入可以比拟的。

与设备服务的场景不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内容服务的场景。

2022年,对于腾讯电竞自己下场和欧愉酒店团队一起在杭州西湖区做了竞鹅酒店。从夏天开业时候参观完到年底也算是经历了半年的考验。


在携程网上对电竞酒店一般都是讲里面的机器是不是好,是不是能满足游戏的条件,电竞酒店的好也是来源于此,差评大多也和这个脱不了干系。竞鹅的评价相比于其他的电竞酒店会明显多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科技感,一个赛博朋克。

其实从电竞酒店的概念刚一出现,最重要的讨论就是电竞酒店销售的东西到底是酒店的服务,还是电竞设备的租赁。谁主谁次,或者说谁才是这门生意持续做下去的关键。疫情三年,网吧的生存环境大不如前,所以很多把之前在网吧设备租赁的需求转向了电竞酒店。可是当网吧恢复,电竞酒店如果单纯贡献游戏游玩时租赁设备和场地的价值,可能在价格上就会失去竞争力。

正如侯淼所言,“酒店只是一个载体,(竞鹅)是内容驱动的方式,所以我们未来这些内容化的驱动力是有门槛的,高品质的,这对我们来说是可控的,你只有把这个做好,你才能跟外面的酒店产生区隔。”

科技感和赛博朋克就是竞鹅在内容带给酒店住客最直观的东西,这种感受不是仅仅通过联名就能带来的,还是需要很多细节呈现上的设计。在携程网的评论,也就有一些留言的人记住了V姐。这是腾讯电竞为酒店打造的虚拟人,相比于还没有那么出名的V姐,侯淼介绍说服务竞鹅酒店的团队还制作了B站最火的3D的虚拟人星瞳,“我们公司现在在KM上有一个星瞳粉丝群,我们团队同时还做了敦煌的‘伽瑶’。”


通过酒店对于电竞爱好者的聚集,那么就会产生相比于小型专业电竞比赛场馆更小的赛事单元。在采访中侯淼把竞鹅酒店楼下的比赛空间戏称为“电竞厅”,那从本质上电竞酒店就改变设备租赁收入模型,而是通过小规模的参赛和观赛活动,来吸引人更多的聚集。同样,其他的线下场景,像咖啡厅、电影院、酒吧等等也可以通过获取有品质的电竞内容,来实现与电竞的真正融合。这两年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侯淼一直在提的办赛服务类SaaS工具也就形成了落地的闭环。

过去零散的业务逐渐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图样, 这才是在文章的开头反复提到的,经过三年的访谈,作为旁观者,我们可能要站在更高时空维度去观察腾讯电竞的业务。

Part 3  从吸纳更多元的合作破局

讲完上面的设备和内容,以及对应的场景,如果想要形成真正的商业链路。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不同于过去的运营方式。在过去十年,中国电竞的大发展中,不止是腾讯,所有的核心参与者还是按照两个逻辑在推动,一是电竞可以给背后的游戏产品创造持续的价值,所以在计算投入产出比的时候,总是会考虑游戏的营收;一是手中的电竞赛事并不是一个体育项目,而是一个电视节目,要给这个节目做出流量进而获取广告收入。

这两种方式很多程度上限制了合作者的参与程度,所以很多与线下实体的合作总显得浅尝辄止,俱乐部的主场一直没有找到破局的角度,包括上面提到的设备制造商在技术标准也没能真正体现出体育运动带来的附加价值。

如果按照侯淼先生的计划,我们可以找到另一条路径。游戏是版权方的、职业赛事也是版权方的,可是这些IP和内容不应该单单是一个电视节目,而是应该被包装成一些可以面向更多的场景的数字内容。

目前在竞鹅酒店里有虚拟人V姐,有符合酒店系统的数字化内容方式,未来会有更多的线下电竞主题场景会结合丰富的数字内容立体化发展,比如咖啡、体验馆、餐饮、快闪店等等。以后不管是腾讯电竞自己的数字内容、其他职业联赛的数字内容,又或者是与亚运会联名的数字内容都可以通过搭建版权委员会的方式与更多元的合作者展开在不同场景下的合作。

所谓版权委员会,也叫制作委员会。最初在日本是用来分摊成本制作动画而形成的合作机制。复数个出资方分享动画的版权,而创作者在这中间拥有很高的权限,但并不享受很高的权益。后续版权委员会的模式也被延伸到了动漫IP的周边开发上。不同于简单的创作者IP入股,以IP对价多少股份。在版权委员会中,创作者有很高的权限,可以审核周边的质量,甚至拥有一票否决的权力,但在收益的分账上并不获得很高的权益。

过去的模式中,电竞的职业赛事和内容的版权一直是在封闭的环境下去延伸。侯淼却认为,“我认为我们的酒店也好,将来线下产品也好,以我们发起,我希望将来都是内容驱动的。”

的确,也许改变思路,腾讯电竞把自己的位置摆在创作者的角度上,以数字内容和技术标准作为参与的筹码,构建版权委员会,在合作上保有足够的权限。通过委员会来释放更多的权益给到合作者,一方面可以引进更多元的合作者,另一方面也会提升合作者的意愿。如果解决与赛事和赛事IP的独立开发,那就一定会牵涉到产业链的过多环节。这带来的问题是专业度的下降,以及随之而来的品质感丢失。回到版权逻辑的核心角色创作者,尊重产业链不同环节合作者的专业性,这才能把电竞版权的价值真正发挥到最大。

Part 4   从描绘更清晰的海图落笔

在2022年的年尾,我们的采访也聊到了在不久的将来要重新思虑的“电竞出海”问题。这是一个从国家战略到企业实践,再到观众感知上在2023年都必须给出更多答案的问题。在疫情的三年里,全球的电竞完了一轮新格局的树立,很多国家的电竞协会都开始发挥重要的作用;全球最顶尖的赛事制作团队ESL被沙特公司收购;里约热内卢、雅加达、马尼拉这些城市异军突起,以人口红利制造了巨大的电竞市场;巴黎、新加坡、伦敦这些之前对电竞不温不火的城市一改往日,加入到重大国际赛事主办地的角逐之中,反倒是美国的电竞市场出现颓势。

同样,三年时间里中国的电竞环境也有了完全不同的变化,国家体育总局迎来了新局长,时任***出版局副局长的傅华在“电竞北京”系列活动上为电竞的政治、经济、文化方向定位。互联网大厂和传统实业都已经找到了通过俱乐部切入电竞的方式,并给整个行业带来了不同的管理人才。


2022年11月,国际奥委会突然给出了次年六月在新加坡举行电子竞技周的计划。由于三年里时间和空间的错位,中国电竞的方法论是不是依旧领先全球,我们的技术能力和标准如何重新与三年后的全球电竞市场接轨,这些问题都要在2023年找到答案。围绕电竞展开的国际交流和市场活动也是中国放宽出入境政策之后一定会迅速重启的工作。

可是经过了三年的搁置,如何让中国重回国际电竞舞台,侯淼给出了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第一点是跟其他行业中国出海的企业做联动,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不管哪个行业,你到了一个陌生市场上就得去找同伴,能说相同语言以及有相同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的伙伴肯定是最好的,所以电竞出来也离不开中国出海。第二点是经常说电竞是国际青年交流的纽带或者桥梁,你得用行动去证明它。我觉得现在基础是具备的,我们知道这要修个桥,这个桥该怎么修,我认为赛事、标准以及基于学术或者教育类的交流应该是必不可少的。”

顺着这三条思路继续去思考的话,以腾讯在全球范围收购的公司或者团队为起点,向同样在不断出海拓展业务的中国公司延展。在侯淼眼中,既然出海是必须要成行的,寻找与海外的中国合作伙伴之间的价值共同点是迈出第一步最可行的方式。

接下来,有了相通的语境之后,设计沟通的平台就显得尤为重要。其实从2017年开始,腾讯电竞就率先尝试了与麻省理工学院进行交流。过去几年里也一直保持着与IEEE的合作,这都为中国电竞在更主流圈层上的合作奠定了重要基础。侯淼作为国际电子竞技联合Technical, Standards & Properties委员会的副主席,同样作为AESF的重要合作伙伴,腾讯电竞国家交流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借由新加坡国际电竞周,更多的学术活动也许会是电竞出海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学界的参与、国际标准组织的合作这些过去不被重视的环节,需要被提到对行业更高等级的影响因素上,这些多元合作方式的发展在旧有的经验里也被视为行业更为成熟的趋势。

尾 声

这次与侯淼先生的采访是在2022年12月7日上午进行的,采访的间隙我们还在讨论2023年会以什么样的节奏迎来防疫政策的全面放开。没成想当天中午在卫健委的发布会上就公布了新的防疫政策,中国电竞必然也因此重回快车道。经历了三年的挣扎,同样也是对自身的沉淀,腾讯电竞已经梳理出了一条脉络清晰的发展图景,而中国的电竞行业是否能以此为借鉴,尊重体育产业的客观发展规律,拥抱更丰富的市场,我们将在2023年拭目以待。

相关游戏 更多

英雄联盟

精彩视频 更多